蜂王浆中的王浆酸对健康的八大生理作用!

蜂王浆特有的脂肪酸10-羟基-△2-癸烯酸(10-HDA),俗称王浆酸,是蜂王浆的标志物。人们对10-HDA的研究,可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甚至更早。Townsend和Luas全面分析了蜂王浆的理化性质。有趣的是,在用乙醚提取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种脂肪酸。

它之所以被称为王浆酸,是因为其独一无二的结构,至今为止只在蜂王浆中发现,使之当之无愧成为了蜂王浆的代表物质。10-HDA的发现和确认引发了国内外学术界对蜂王浆中脂肪酸的探究热潮,从结构、性质、生理活性及其含量的测定方法等方面对10-HDA进行了深入的研究。10-HDA具有十分广泛的生物学活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抗菌活性

10-HDA被认为是一种特别强的抗菌剂,Alreshoodi等人的研究表明10-HDA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和大肠杆菌枯草芽孢杆菌抑菌效果极强。除此之外,Yousefi等人发现该脂肪酸通过干扰葡糖基转移酶gtfB和gtfC的表达来干扰口腔病原体变形链球菌对细胞表面的粘附。与此同时,Melliou(2005)等人的结果也表明10-HDA对热带念珠菌和白色念珠菌等真菌有良好的抗菌活性。

2、抗炎活性

在Fang等人的一项关于蜂王浆可能导致消化系统疾病的研究中他们发现10-HDA可以保护大鼠免受实验性胃溃疡的伤害。此外,Sugiyama等人在鼠巨噬细胞RAW264细胞系的研究中表明,10-HDA是通过抑制LPS诱导的NF-kB信号通路的活化来发挥其抗炎症活性。

随后,陈伊凡等人的结果从体内和体外的角度验证其抗炎活性,10-HDA对炎症介质和NO的主要释放的抑制作用是有效的,并存在剂量依赖性。并且IL-1β,IL-6,MCP-1和COX-2等几种关键炎症基因也被10-HDA抑制。另有Wang等人的研究显示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的成纤维样滑膜细胞具有10-HDA抑制作用,这也证明了其对慢性炎症退行性疾病的治疗潜力。

3、免疫调节活性

目前已经报道了10-HDA的各种免疫调节活性,包括10-HDA通过抑制活化T细胞的IL-2Rα的表达和IL-2的产生达到抑制异种T细胞的增殖的效果。除此之外,石晶(1990)等人发现10-HDA(50,100mg/L)能提高巨噬细胞的吞噬活性,一定量的提高免疫系统活性。

与此同时,Gasic和Sugiyama等人的研究结果表明10-HDA能抑制脾树突状细胞产生白介素12以及抑制巨噬细胞中LPS和IFN-β诱导的NO产生。在另一项研究中,Mihajlovic等人发现10-HDA在人单核细胞衍生的树突状细胞上具有双相行为,导致Th1反应刺激和Th2在50μM下调,并在500μM抑制Th1和Th2。

4、抗衰老活性

Honda等人发现10-HDA可能通过饮食限制和TOR激酶信号传导来延长线虫的寿命并赋予其耐热和氧化应激耐受性。Koy-a-Miyata和Park等人的研究表明10-HDA促进人皮肤成纤维细胞中增加胶原蛋白的合成和胶原蛋白促进因子(转化生长因子β1)的产生,这种作用介导了蜂王浆皮肤对UVB诱导的光老化的保护作用。

除了促进胶原蛋白合成外,Yang和Wang等人还发现10-HDA可能通过下调涉及JNK/p38MAP激酶和AP-1转录因子的途径来抑制类风湿关节炎滑膜成纤维细胞释放MMP-1和MMP-3和MMP调节剂结缔组织生长因子。并且,Zheng等人发现10-HDA还抑制了成纤维细胞中UVA诱导的JNK/p38活化以及MMP-1和MMP-3的上调。

5、抗肿瘤活性
Izuta等人实验表明10-HDA促进具有抗癌活性和免疫调节作用的白细胞介素2和淋巴细胞亚群的生长。除此之外,Peng-panich和Srisuparbh发现10-HDA不仅降低了三恶性乳腺癌细胞(TNBC)的细胞存活率,而且10-HDA处理细胞后,显著抑制TNBC的侵袭、粘附和释放,对侵袭性乳腺癌细胞具有抗转移活性。

6、抗辐射活性

Zheng等人的研究表明了10-HDA对紫外线(UV)A诱导的人皮肤成纤维细胞(HDFs)的保护作用。10-HDA通过抑制紫外线A诱导产生细胞毒性和活性氧(ROS),和刺激胶原蛋白生成,来达到保护HDF的目的。此外,10-HDA在转录和蛋白质水平上均抑制UVA诱导的MMP-1和MMP-3表达。

10-HDA处理还减少了UVA诱导的JNK和p38MAPK途径的激活。另有Park等人的研究表明,10-HDA可与蜂王浆中其他脂肪酸组分发生协同作用,通过刺激UVB诱导的NHDF中TGF-β1的产生来上调I型胶原蛋白的水平。

7、降血糖活性

Xu等人已发现该脂肪酸可改善大鼠模型的高脂血症状况。此外,Takikawa等人的针对L6肌管的体外研究以及针对小鼠的体内研究均表明10-HDA通过AMP激活的蛋白激酶活化和GLUT4转运至质膜来增强胰岛素非依赖性肌肉葡萄糖摄取。

8、神经调节活性

Terada(2011)等人证明10-HDA和10-羟基-2-癸烯酸是人类TRPA1和TRPV1受体的有效激动剂。此外,Hattori(2007)等人的研究表明10-HDA刺激了大鼠胚胎神经干细胞的神经元分化,可能起着ω-3二十二碳六烯酸的作用。

ω-3二十二碳六烯酸是一种必需的饮食成分,已知会促进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发生。二十二碳六烯酸被认为对大脑发育和功能必不可少,并且已在大鼠帕金森氏模型中显示出积极作用,这表明10-HDA的潜力相似,此外,由于10-HDA是较小的分子,它还可以更容易地穿过血脑屏障。

Hirakawa等人的关于合成中链脂肪酸的研究也表明了蜂王浆脂肪酸的神经生成潜能,其中2-癸烯酸乙酯(10-HDA的衍生物)促进了大鼠模型的功能恢复。另有Pyrzanowska等人的研究显示,10-HDA增加神经元的生成。

21世纪以来,随着社会经济与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功能性天然保健品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基于王浆酸10-HDA具有多种生理学活性,是纯天然的生物保健品,10-HDA存在着巨大的发展前景。它对肿瘤起到有效的抑制作用,有作为放疗和化疗理想的辅助药物的潜力,有改善机体的免疫系统活性的功能,因此作为预防癌症的新药,市场更加广阔。然而,目前10-HDA抗癌具体工作机制尚未明确,对于10-HDA与许多种类的肿瘤的作用研究也尚属空白,还有许多工作需要深入探究。

(来源:《蜜蜂杂志》2020年第 2期;蜂王浆特有成分 10-HDA的研究进展;缪卓宁,胡福良)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